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一百零九章 母女

    !

    夏明明毫髮無損,只是被撲倒之時,右腿在地上被蹭破了皮。還有就是有幾滴硫酸灑在了裙子上,並無大礙。

    腿上的痛苦遠遠比不上心理的恐懼。

    她在想剛才那麼多硫酸如果灑在她的臉上,最次,灑在她引以為傲的皮膚上,會造成什麼後果。

    回憶起了以前看過的相關新聞,那些受害者的猙獰恐怖之處。

    地面上,滋滋滋的聲音還在,硫酸侵蝕着水泥路面,到處都是小泡泡。

    不遠處的保安趕了過來,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明明如夢方醒,瘋了般順着韓東消失的方向跑去。

    她平時從沒放在心上的姐夫,在剛才,好像是將她整個護在了身下,用他的身體。

    那張熟悉臉上一瞬間閃過的痛苦,她恍惚看到了。

    「報警,報警。」

    夏明明聲音發顫,語無倫次。

    洗手間裏嘩嘩在響,一個裸着背脊的男人用沾滿水的上衣不斷淋着後背。

    身體,褲子,眨眼間全部濕透。

    夏明明站在門口,看到了男人背後那個駭人聽聞前所未見的紋身。

    隱約好像是蛇形,卻被濺上去的硫酸腐蝕的看不真切,焦黑的點狀物有大有小……最清晰的是頸部,斑點足有一公分左右,跟周圍肌膚顏色截然不同,如破掉的膿瘡。

    韓東還在機械拿水淋着。

    他受過槍傷,刀傷,以及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傷勢。

    承受痛苦的能力早超越了常人想像。

    但不管槍傷還是刀傷,在受傷最初是不疼的,發麻,過度的疼痛會讓意識很快消散。在醫院處理好傷口之後,麻藥的勁頭沒過,也不是感受的太真切。

    此刻,後背猶如千萬隻螞蟻在體內亂鑽,火熱難耐。劇烈的疼痛讓他緊鎖的額頭之上密佈汗漬,牙關不禁碰撞。

    冰冷的水只能暫時止住疼痛,在隨後爆發的更加猛烈。

    「姐,姐夫。」

    夏明明眼淚奪眶而出。

    她本來就是逗逗韓東玩,說是讓他過來拿錢,其實根本沒必要。

    潛意識中,她當韓東是個生活中隨便可耍點小惡作劇的人。沒事調侃開涮幾句,心情會便好,用處僅限於此。

    可是韓東剛才的行為,讓她惶恐,感激,等等情緒衝擊而上,方寸大亂,眼淚收不了。

    不是他,自己今天是什麼下場?

    哪怕是抓到作案者,殺了作案者,沒用。她這輩子確定完了。

    韓東肯在關鍵時刻伸手帶他一把已經難能可貴,他卻將所有的危險盡皆擋在了身後。

    手忙腳亂的,她帶着哭腔拿出手機:「20,廣電大廈,有人被硫酸傷到,快點……」

    韓東沒她想的那麼高尚。

    他只是不得不將夏明明撲倒在地。

    因為,如果站着,硫酸會直接淋到頭部。而且,今天就算夏明明只是陌生人,他也一樣認為自己會做這麼多。

    他覺得這是條件反射,不假思索的。

    對,應該是這樣。

    當然,心底深處知道並不是。

    他並非無私到對任何人都捨命去幫。可能是顧念夏夢,也可能是顧念一家人的份上,總之,太多要救人的理由。

    ……

    韓東在醫院被緊急處理傷口之後,趴在病床上暫時睡了過去。

    他不太在意外形和身體是否千瘡百孔,畢竟沒幾個人可以看到。他在意的就一張臉,可以見人便可。

    運氣的是,硫酸只淋在後腦和頸部一滴,其它都在背上。

    夏明明,夏夢,龔秋玲都趕來了醫院。

    氣氛安靜,

相關:夢照萬界 鬼片的世界 葉靈安 重生仙女派NPC 滄海商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