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驟雨

    !

    疾風驟雨晚來急。

    韓東積蓄的所有熱情,衝動,盡皆在這個迷亂之夜完全爆發出來。

    聲音漸小又高昂,人影綽綽復翻騰。

    如徹徹底底墜入仙境,又如燥熱之時逢甘霖。

    直至一切靜藹,和睦無聲,交頸而眠。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投射而入,透過微小的窗簾縫隙點亮了房間。

    沈冰雲最先醒來,臉上潮紅未散,盯着猶自熟睡的男人,眼中閃動着無數情緒,直至移不開眼神。

    只微小動了動,韓東也睜開了眼睛。

    沈冰雲垂下視線,糯聲道:「醒了。」

    秀髮如雲垂落,韓東懷中如抱着一團溫水,柔軟的讓人難以釋手。

    韓東摩挲着她鏡面般的背脊,記起最初跟她糾纏之時的那聲輕哼。

    不是太有經驗的男性,可直覺卻告訴他,沈冰雲或許可能是初次……

    怎麼可能呢?

    一個坐枱的公主,一個戀愛經驗絲毫不少的女人,這有些太天荒夜談。

    但由不得不信,薄被之下,他分明見到了一絲刺目的紅。這多少讓他心裏加了負擔,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這像是一夜情,只並不單純。

    沈冰雲似乎讀懂了他:「東哥,我沒關係。」

    按照年齡來說,她其實比韓東還大了兩歲,東哥這稱呼韓東也不知怎麼來的。但被她這麼叫,特別舒服。

    懶得再去想些有的沒的,早晨旺盛的精力又因手間奇妙的觸覺而忘乎所以。

    他覆身將她攏在了身下,眼睛難以離開女人片刻。

    沈冰雲緊張而後舒緩,蜻蜓點水般昂首吻了一下。

    韓東低下了身體,順着頸部蔓延……

    又是一股不可逆的衝動。

    他本不是喜歡因私事耽誤工作之人,只今天,連手機都懶得去動。

    女人,尤其是沈冰雲。

    像是一束閃爍着妖異光澤的罌粟花,明知不可沉淪,卻無可自拔。

    若非女人不堪乏累,他只怕會無休止的征伐下去。

    這跟他第一次沒有任何的區別,一切都那麼放縱,神秘,新奇。

    上午十點鐘,韓東下去買了些早餐,然後沈冰雲才慢吞吞起床共用。

    私人空間,洗過澡之後的她仍只穿着睡衣,眼中卻如蒙上了一層光澤,透亮而明艷。

    韓東衣服還沒徹底乾燥,只穿着一條平角褲。

    「東哥,你背上?」

    她一早就發現了男人結實身體上的反常,有紋身密佈,被新添的傷疤破壞的不倫不類。整個背脊,斑駁猙獰。

    韓東把自己那杯未喝的牛奶遞到了她面前:「以前做過小混混,紋身是用來嚇唬人。傷疤嘛,都是跟人打架留下的。」

    沈冰雲不輕不重打了他一下:「逗我玩呢。」

    不過她重心隨即就不在這個問題上,手試探放了上去,感受着手間獨特的粗糙感:「我要早知道你傷還沒痊癒,早上肯定不讓你繼續亂來。」

    「這不礙事,不信等會再試試。」

    沈冰雲少見有了幾分霸道,蠻不講理的氣勢:「才不要。」

    說笑逗弄着吃過早餐,韓東沒立刻離開,而是陪她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看着電視,順便聊着一些兩人之前從沒觸碰到的話題。

    沈冰雲人憊懶鬆懈,順着躺在沙發上,拿韓東雙腿當枕頭,閉起眼睛道:「東哥,你跟你老婆感情應該不怎麼樣吧?」

    韓東極尋常道:「是,基本沒有什麼共同話題。」

    「那為什麼要結婚?」

    「好像該我問你了。」

    沈冰雲扭了扭頭

相關:最佳隊友是條狗 滄海商田 超空間補給 女妖經紀人 全能軍工設計師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