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十五章 一瓶酒

    骨頭硬者,很少人願意去招惹。

    喬六子混跡社會多年,看人自有自己的一套準則。

    這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年輕人並不怕他,至少從眼神中,喬六子完全看不到對方有任何怕的跡象。

    劉明遠戰戰兢兢:「六,六爺,我這哥們不懂事,您高抬貴手。這就走,我們倆這就走!」

    討好着,他去拉韓東手臂,心急如焚。

    在喬六子面前耍橫,簡直是不自量力。

    這是個什麼人物?早些年可屬於正兒八經提刀從街頭殺到街尾的角色,到現在,喬六子的這番事跡也廣為人知。

    韓東不知道,劉明遠卻清清楚楚。

    喬六子眯縫着眼睛看着兩人,心想假如韓東就這麼灰溜溜走了,今天的事他既往不咎。

    年齡越大,顧忌越多。

    現在的喬六子尋常狀況下並不願意惹事。

    韓東卻沒走的意思,他今天志在必得,否則不會挨這一巴掌。

    以他的身手,想要躲開,簡單至極。

    抹了抹嘴角血跡,韓東坦言:「六爺,我們倆呢,就是打工仔,老闆交代下來的差事,完不成回去就得失業。我知道您這人敞亮,這樣,只要能讓我們有個交代,您說如何就如何?」

    喬六子正待轉身回座位,聽對方如此不知趣,臉徹底沉了下來。

    「交代?這好辦。」

    怪笑,從口袋裏掏出一千多塊錢,摔在了韓東腳下:「這些錢是利息,回去告訴你們老總,六爺我最近手頭不方便。」

    劉明遠彎腰去撿:「好,好的!」

    韓東臉上肌肉動了動:「六爺,這沒關係,您至少給個准信……」

    「你麻痹的有完沒完!」

    另一名手下早看不下去,截斷韓東話頭,抄着酒瓶大步走來,直往韓東頭上砸。

    嘩啦!

    酒瓶瞬息碎裂,慘叫悶哼聲接着響起,震徹包廂。女人們嚇的尖叫,連忙躲閃。

    叫聲不是韓東的,而是那名貿然動手的混混。

    沒人看清楚酒瓶是怎麼到韓東手中的,只看到酒瓶炸裂在喬六子手底下那名小混混的額頭上。

    乾脆,簡單,暴戾。

    此番變故,將喬六子也嚇的退開一步:「兄弟,事不是這麼辦的。」

    既撕破臉,韓東也懶得再留任何情面:「我們哥倆爛命一條,就不知道六爺賭不賭得起!今天,我必須拿到錢!」

    喬六子像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指着韓東:「就憑你!」

    韓東手裏剩半個瓶身,朝喬六子走去。

    「你可以報警,也可以叫保安進來,但我保證不會起任何作用。六爺不信的話,不妨賭一把!」

    此刻的韓東話里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眼神深不見底,周身環繞着一股子駭人的瘋狂。

    如此氣勢傳達的信息最為準確。

    言出如釘,說到做到。

    喬六子與其對視,看到了韓東手中尖銳刺眼的半個瓶身。

    他有種直覺,在警察或者保安進包廂之前,這小年輕敢殺人。

    多少年了,他也罕少碰到如此不要命的角色。

    喬六子不敢賭,因為這區區幾十萬,也不值當去賭命。

    但若就此把錢交給兩人,面子往哪放。

    劉明遠快給嚇尿了,普通人的思維里,根本就理解不了韓東這類人的做事方法。

    那幾個女人目光也直勾勾的盯住僵持着的喬六子跟韓東,瑟瑟發抖。

    就在氣氛即將凝固之時,喬六子挪開視線忽然笑了起來:「小兄弟,你要錢的話我也不是不能給你。可你今天讓我如此下不來台,總要有個交代吧!」

   

相關:鬼眼金睛 人間神魔 大妖之世 神奇學術 不做熱兵器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