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十九章 泰山壓頂

    跟黃莉分開,劉明遠忙湊了過去:「東哥,你跟黃秘書很熟啊?」

    從見到韓東要債的手段,劉明遠就改了口,一口一個東哥,討好而親熱。

    他是法務的老員工,卻像是韓東的跟班。

    韓東不應,轉而談到了工作。

    剛才唐艷秋一番訓斥後交代的任務是追金華商場的一筆債。不多,五六萬塊錢,期限是三天。

    振威剛開始做押運,主要的業務並不全部是來自銀行。跟物流公司以及商場超市等等都有牽扯,幫着寄送過一些貴重物品。

    後來慢慢的轉型下,這些小業務的賬也就爛掉了。

    最短都是隔了好幾個月的債務,且因為合作中斷,特別的難要。

    不過再難比起喬六子也不算什麼。

    只韓東現在是看透了振威押運這個企業,他不管多努力工作,都不可能改變夏夢對他的看法,以及連帶着唐艷秋的成見。

    所以,反不着急了。

    一整天就跟劉明遠耗在茶館看他打牌,兩人算計着該到下班時間,劉明遠才打了個電話說要盯夜梢。

    這就成了,接下來等於是海闊憑魚躍。

    不得不說,現在的振威人比較少,加上管理模式剛變,目前還有許許多多的漏洞。

    催債專員就是bug之一,特別的散漫而沒有時間觀念,工不工作,領導也全看不到。

    劉明遠今天運氣還算不錯,打牌贏了五六百塊錢,吃過晚飯後,非拉着韓東去酒吧玩。

    韓東本來是不想去的,不願意無端花別人的錢,畢竟他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手頭才會寬綽。

    可耐不住劉明遠真誠熱情,又想到跟岳母的糾紛,同意下來。

    酒吧選擇的是就近的,氣氛較躁,燈紅酒綠,音樂刺耳。

    咚咚咚的音響,刺激的人心跳節拍都亂了。

    昏暗的燈光底下,人都瘋了一樣,隨着音樂扭動,時而有忘形的尖叫聲。舞池中心有領舞,一個輕裝上陣的女人,黑色的皮短褲,上衣托胸小背心。

    劉明遠經常來這,找了個卡座,熟練叫了酒水跟吃的。

    音樂聲太大,導致他說話也扯着嗓子喊:「東哥,這裏的妞特別好泡。今天兄弟一條龍服務,房間也幫你準備着!」

    韓東笑着擺手讓他自個去玩,拿着杯加冰飲料,隨口抿着,四顧觀察。

    這一帶還是工業區的範圍,來此消費的普遍是工廠員工,或者小領導,以及一些社會人員。

    很亂,哪怕剛來這兒,韓東也清晰感受到了酒吧的氛圍。

    一杯飲料都還沒喝完,見到有鬼鬼祟祟的男子在兜售藥物,見到有扒手在悄悄的做事,也見到有流氓對着幾個女人臀部笑嘻嘻的拍打,惹出一串驚叫……

    東陽這城市,自古民風較悍。近幾年,管制雖嚴格了一些,卻並不能將風氣完全摒棄。

    尤其,這種風氣在各娛樂場所最為集中。三教九流,比比皆是。

    跟鄭文卓一起也到過一些更高檔的酒吧,會稍好一些,卻也好不到哪。

    一杯飲料喝完,韓東剛要去舞池中心轉轉,手機在口袋裏震動。

    他拿出來一看,見是父親的電話號碼,當即就有些亂了。

    兩父子平時話不多,韓父也罕少給韓東打過電話。

    這麼晚聯繫自己,不會是岳母把夏夢想離婚的事情告訴他了吧!

    緊張感,一下子就衝進腦海。

    韓東迅速起身離開,到外面接了起來。

    「爸……」

    韓岳山聲音低沉,厚實,直接問:「你在哪?」

    「跟同事一塊加班呢。」

    「趕緊回來,我就在你家裏。」

相關:真氣修仙者 神奇學術 雷布斯排行榜 蜀山道主 玄界公敵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