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二十章 韓父岳山

    夏家。

    龔秋玲夏明明母女跟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對面而坐。

    男人身材很廋,個子卻很高。

    穿着一件松垮單薄的唐裝樣式的衣服。

    年齡大了,相貌早不復年輕之時。但看上去氣質沉穩灑脫,十分容易給人好感。

    雙眼跟韓東眼睛如出一轍,狹長明亮,深沉,不怒而威。

    略有皺紋,也不太明顯。能看出來,年輕時候也是個風采不俗之人。

    如此形象,不是韓岳山還能是誰。

    他以前體重在一百六十多斤,只近些年的幾場病,讓身高在一米八五的韓岳山一百二十斤也不到。

    龔秋玲跟其接觸不多,兒女結婚的時候見過一面,更早幾年,也只偶爾見過。

    但她知道自己丈夫對韓岳山很尊敬,言辭上自不會輕易的刻薄尖酸。

    笑眯眯的樣子,讓她看上去特別親切:「親家,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小東這孩子辦事特別不像話,打不得,罵不得,這不專程讓你過來說他幾句。」

    韓岳山抿了口茶:「他還算可以吧,要不老夏也不會執意讓他來你們家做女婿。」

    夏明明窩着火:「夏叔叔,今天中午還跟我媽吵架呢。看上去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韓岳山驚訝:「這個就過分了,等會他回來,我幫親家教訓他。」

    龔秋玲看他不疼不癢的應對,一肚子氣,毫無辦法。

    這個韓岳山早些年聽說在老城區一言九鼎,也是個人物。空穴不來風,更何況中間還站着丈夫。

    聊天一時間因此有些打住,氣氛靜默。

    韓岳山面上沒什麼表示,心裏卻無端嘆了口氣。

    他對自己兒子還是了解的。

    屬於那種適應能力跟交際能力都上得了台面的人。

    他一丁點都不信,兒子會做出跟岳母吵架,甚至要動手的事。

    如果真的是這樣,不定出於什麼原因。

    想到這些,韓岳山內疚不禁閃過。

    如果不是自己身體拖累,兒子說不定人還在部隊,聽朋友說,再熬兩年從原部隊混個副旅是妥妥的。二十幾歲的副旅,以後前途可見。

    現在呢,忍着周邊閒言碎語來做夏家的上門女婿,反被處處排擠。

    若非實在喜歡夏夢這個兒媳婦,也知道兒子心思,韓岳山這趟來也不會來。

    門鈴聲這時響起。

    保姆上前開門後,就看到夏夢正挽着韓東手臂,親昵從外面走了進來。

    夏明明見了鬼一般,心想姐姐厭惡韓東到提起來就禁不住的咬牙切齒,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別說她,龔秋玲同樣奇怪的不行。

    離婚是女兒提出來的,她才會從中使那麼大勁,如今女兒倒是一副極中意女婿的樣子。

    看了夏夢幾眼,沒得到回應,龔秋玲暗自生郁。

    「爸,您什麼時候來的?」

    鬆開韓東,夏夢熱情走到了韓岳山面前,殷勤招待。

    女人,天生的演員。

    韓東即便明知道她在演戲,也感慨不已。

    心想夏夢要哪一天會真心的尊重自己父親,真心的對自己。他就算一輩子在這兒做牛做馬也心甘情願。

    韓東也走了過去,叫了一聲。

    韓岳山抬頭道:「小東,跟你岳母陪個不是。不管什麼原因,對長輩都要尊重。」

    韓東答應,真誠道:「媽,我昨晚喝了太多酒,早上酒意也還沒散。有冒犯的地方您多包涵,我不是有心如此。」

    龔秋玲被兩父子一唱一和給弄的笑不出,惱不起。

    扯了扯嘴角:「沒事,知道錯就好。」

 

相關:夢照萬界 蜀山道主 大妖之世 王者庇護所 超空間補給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