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三十八章 銳歐

    !

    夏家,剛到下班時間點,龔秋玲夏龍江夫婦都在。

    夏夢跟夏明明應該是加班,餐桌前沒有兩人。

    在韓東進來之前,岳父岳母是零交流,見到他,夏龍江才笑着擺手:「小東,快去洗手吃飯。」

    龔秋玲則不陰不陽:「不求上進。」

    這話的出處不知道是哪,可能是她女兒加班,而女婿生活作風散漫而看不慣。

    夏龍江為人以家和為重,看了妻子一眼,並未接腔。

    等韓東洗過手回來,他才道:「見客戶的事不着急,晚上點鐘才開始。地點約在了銀河ktv。」

    又是銀河?

    韓東略詫異,旋即釋然。

    銀河的主打就是商務包廂,那裏的公主也是往這方面訓練的。一般有點錢的,大事小事,都喜歡去銀河消費。

    上檔次,玩的舒服,客戶喜歡。

    龔秋玲叮囑道:「看着點你爸,別讓他喝酒。」

    韓東點頭答應,莫名的想笑。

    最開始夏龍江陪客戶喝酒會叫上秘書或者是其它人,可龔秋玲不放心,找藉口去銀河「串門」過兩次。

    再後來,夏龍江索性每次應酬都叫上他了。

    也只有夏龍江跟韓東一塊去ktv等場合,龔秋玲多疑的性格才不至於多想。

    「對了爸,您這次出差還順利吧。」

    夏龍江聽提到這個,着實高興:「順利的出乎預料。利潤是薄了一些,但長遠來看,這是振威新業務邁出的第一步。」

    龔秋玲道:「連錢都不賺,真不知道瞎忙活什麼!」

    夏龍江不理,他要是事事都聽龔秋玲的,振威早在很多年前就經營不下去了。

    轉開話題問:「我怎麼聽說押運部跟泰豐銀行在鬧矛盾,小夢說很嚴重,已經到了解約的程度。」

    韓東對此一點都不知道,搖頭:「沒人跟我說過。」

    心裏卻是明朗,想必還是張建設的原因。

    夏龍江一針見血的分析:「這事發生的突然,應該屬於惡性的商業糾紛。我擔心是有人惦記上了振威押運部。」

    龔秋玲敏感:「會不會是拆遷的原因,小東跟別人發生爭執,王利國肯定不高興,報復在振威頭上完全是有可能的。我早說讓他收斂,就是胡作非為,不願意聽。」

    夏龍江打斷:「你想什麼呢。」

    「怎麼,難道沒有這種可能。說不定就是小東得罪了人。」

    夏龍江連分析都不願分析,丟了筷子:「小東,去換衣服,客戶要到了。」

    韓東只要跟龔秋玲在一塊,就如坐針氈,忙起身回了臥室。

    說是換衣服,他其實也就兩身正裝,還是因在夏家參加一些比較正式的場合,夏夢怕他丟人,給特意買的。

    出門,韓東先把岳父的那輛奔馳六百從車庫提了出來,等岳父也收拾妥當,隨即啟動車子趕往銀河。

    路上經夏龍江介紹,他才弄清楚這次要陪的客戶是銳歐投資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周銳歐。

    這人不簡單,經常出現在東陽財經雜誌上的當地知名企業家。

    在十年前,韓東就聽說過這個名字,當時的周銳歐已經貴為東陽為數不多的億萬富翁之一,名聲廣為人道。

    當然,富不外露。

    其人之所以出名,主要因為他那個紈絝兒子周豪坤。

    東陽最有名的幾個富二代之一,平時飆車,泡吧,玩女人。

    就是個夜場小王子,無法無天。

    喜吹噓,性子張揚,名聲比周銳歐要響亮的太多。

    聽岳父說,這次九江銀行業務,便是周銳歐牽的線。

    韓東具體也不知道

相關:鬼眼金睛 歐皇的無限之旅 噴子來了 蜀山道主 我的系統有鬼用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