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六十章 墮落

    !

    一念至此,不知哪來的衝動,韓東盯着眼前這張白淨嫵媚的面孔,緩緩點頭:「行,我送你。」

    說着下車,拉住唐艷秋柔軟的手掌,按照她指示的地址去往電梯。

    很短的路程,此刻無比漫長。

    詭異玄妙的氛圍流轉,讓唐艷秋本就看不清楚東西的眼睛更加的躲閃。

    她能感覺到男人像是忽然下定了什麼決心,接下來會怎樣?

    忐忑,期待,以及種種難以言明的情緒齊齊湧上。

    他是什麼性格?粗魯或者粗俗?風度翩翩還是柔情似水……

    這些,她一概不知。

    可也正因不知,反而有種墮落未知到極點的興奮。

    唐艷秋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任何事情。

    這種期待一開始隱晦,隨着距離自己住房越來越近,逐漸明朗。男人獨特的手部觸感,以及他身上的味道,都讓她發自骨子裏顫慄。

    她不是別人眼中跟任何男人都可輕易同床共枕的類型,她只是個極正常的女人而已。空窗的兩年,不可抑制的會有關於男女方面的幻想。而這個突然出現,用最俗套英雄救美方式靠近她的男人,輕而易舉的擊潰了她心裏所有防線跟顧忌。

    到門口了。

    她心跳愈發的快,笨拙翻動手包拿出鑰匙。

    咔嚓,門鎖發出悅耳的響動。

    唐艷秋打開,下意識的就去摸門口的開關。想先找到眼鏡,好好看一看這個能帶給她如此獨特感覺的異性。

    但摸索過去之時卻並沒能成功的將燈光打開,是男人隨意攬住了她腰部,限制住了她所有行動。

    聲音就在耳邊:「你不覺得今天是種難得的體驗麼?」

    黑暗之中,唐艷秋的整張臉隨着對方呼吸通體轉紅。她就是如此不堪,對方一個簡單到極點的尋常舉動,就讓她身體軟作一團,柔弱無骨的將重量全部貼在了男人身上。

    「你……嗚嗚……」

    唐艷秋說不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話,人被男人突然而起的霸道完全籠罩,被動着,一路退後,跌在沙發之上。

    韓東呼吸同樣很急促。

    他沒有明處表現出的那麼駕輕就熟,以及冷靜。

    事實是他的緊張感比唐艷秋絲毫不少。

    因為,不管是跟白雅蘭還是夏夢,他從來都沒有徹徹底底酣暢淋漓的結合過。

    前者是心有餘悸,後者是求之不得。

    此情此景中的唐艷秋,將他藏在心底的熱情全部激了出來。也讓他前所未有的想要墮落,要去墮落。

    客廳有鐘錶,滴滴答答。

    摸索中的兩人,毫無間隙的貼合在了一起。

    ……

    時間,在如此環境中是靜止的。

    沒人在意開始是幾點,也無人在意結束後又是幾點。

    彼此都過於忘形,數次流連忘返,不知疲倦。

    沙發,客廳的地毯,唐艷秋的臥室……

    無一處沒有兩人的痕跡和影子。

    唐艷秋驚覺身上男人體質之強悍,久未有此事的她。竟是在一段時間後招架無力,開始求饒。至後來,已然徹底忘形,癲狂而不顧一切。

    慢慢的,一切安靜下來。

    唐艷秋小女人一般縮在韓東懷裏,壓住發顫的聲線:「親愛的,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她當然不是小女人,只不過在感受到男人絕對的壓迫性之後,她心甘情願的唱征服。

    韓東靜靜感受着她胸口飽滿的溫度,一時無聲。

    魔鬼般的衝動之後,後悔也是晚了。

    他上了唐艷秋,這個身份不但是老婆的朋友,還是自己上司的女人。更關鍵的,對

相關:深空之下 行走諸天的道人 時空商客 我真是癩蛤蟆 龍魔戰天訣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