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懸疑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七章 紋身

    醫院裏,張建設鼻樑骨剛經過手術校正,臉上猙獰腫脹。

    手下從外面趕了進來,低聲耳語幾句,是調查韓東的結果。

    身份是夏夢的丈夫,上門女婿,軍人家庭出身,本身也剛退伍沒有多久。這很尋常,不尋常的是臨安市局的孫局長說譚靖宇打電話來過問了這件事。

    譚靖宇這人可不簡單,早幾年在臨安這邊稱得上家喻戶曉,有名的緝毒英雄,說其是臨安警方的代言人都不為過。

    目前的職位十分特殊,是張建設平時想認識都沒機會的那種人物。

    理智上,他認為自己該把這件事暫時拋開,不再去招惹韓東這人。可鼻子錐心的痛苦,又讓張建設滿心的不爽,需要發泄。

    稍稍思索,一計頓生。

    振威押運主要的業務範圍是銀行業務,跟東陽那邊的泰豐銀行合作緊密。

    他在兩天前還跟臨安泰豐銀行的區域負責人吃飯,相信只要自己發話,對方必須得給面子。

    以省會城市區域負責人往東陽那邊施加壓力,他就不信,一個小小的振威還能不被自己給捏到手心裏。

    屆時,夏夢肯定會乖乖的過來求和。

    便是被打成這樣,他對夏夢的惦記也還未能消除。越想越是一舉數得的事兒,張建設禁不住嘿嘿冷笑。

    ……

    韓東並沒太把張建設放在心上。

    回到酒店,他確定夏夢沒什麼事情後,洗了個澡準備休息。

    可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着。

    除了對未來特別看不清楚,還有就是來自於那個只有一面之緣的邱玉平所帶給他的壓力。

    比起邱玉平,他有什麼?

    對方身家億萬,知名的科技集團e,多金瀟灑,名聲乾淨。

    他呢?

    所有銀行卡加在一起的存款也不超過一千元。

    自己一個人倒也罷了,關鍵家裏父親身體還處在修養期,每周都需要固定去醫院檢查,需要各種營養費用。

    不怕人笑話,韓東自己戒煙戒酒,不社交,連衣服也很少去買,上班靠步行,每個月罕少有用錢的地方。旦凡有點余錢,全部給他父親送了過去。

    可錢從來都不是省出來的,他近期對此理解的尤為深刻。

    想到父親,愧疚感不禁湧上。

    父親韓岳山的夢想是讓他在部隊裏出人頭地,為此寧願不顧臉面的去找關係托關係。

    韓東懂他的部隊情節,因為在韓東很小的時候他母親就因故過世,父親是不得已從部隊退伍回來照顧他的。

    自己的身上,也同時寄託着父親的希望。

    但結果特別無奈,韓東幾乎算是灰溜溜的從部隊退役,連退伍補助金都沒申請到。

    算算時間,後天又是韓岳山去醫院複查的日子。

    長輩因為種種原因不好意思找小輩開口要錢,韓東又怎麼可能會讓他開這個口。

    特別明擺着的事實,因為治病,兩父子房子都賣了,負債纍纍。父親眼下又不可能出去賺錢,自己不拿錢出來,他能找誰去拿。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想到這,更無睡意。索性從床上坐了起來,翻手機通訊錄。

    他最討厭的就是借錢,現實逼得他不得不去借錢。

    為了父親,臉面又值什麼?

    翻了幾遍,他打通了鄭文卓的電話。退役時間很短,除了部隊裏的朋友,在東陽市,也就只跟鄭文卓關係最鐵。

    聽了韓東來意,鄭文卓語帶不爽:「東哥,咱們倆談什麼借,你再這麼客氣我真生氣了。明兒我就去你家裏給伯父送錢,需要多少你說。」

    「三千吧,太離譜我爸肯定琢磨這錢怎麼來的。」

相關:蜀山道主 雷布斯排行榜 葉靈安 鬼片的世界 玄界公敵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