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仙俠小說 > 修仙靠舔盒 > 第兩百三十章:定罪,離去 【新書求訂閱】

    第兩百三十章定罪,離去新書求訂閱

    並不是神秘殘魂不看重那捲地圖,僅僅從他將森幽寒焰虛影隱於其中就可以看出神秘殘魂對於那捲地圖的重視程度,可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在此停留了,畢竟性命更為重要。

    就在白光消散,神秘殘魂被傳送離開的那一瞬間,王寧長老的那道神魂之力凝聚而成的神魂戰錘此刻姍姍來遲,擊了個空。

    不過那神魂戰錘依然去勢不減地擊在雲霞殿中,一時間雲霞殿中佈置的諸多陣法才此刻自主復甦,可是在面對那般可怖的威勢之時,那些陣法禁制看起來是多麼的不堪,絲毫沒有任何抵抗能力,轟然破碎,什麼都沒有剩下。

    無與倫比的可怖威勢在雲霞殿中席捲着,頃刻間,雲霞殿根本在失去了陣法禁制的庇護之後,根本就無力抵禦這樣的衝擊,直接破碎解體。

    一時間塵埃四起,瓦礫飛濺,其間伴隨着一聲聲虛弱的慘叫與痛哼聲,不絕如縷。

    在雲霞殿中的眾人根本就無法抵禦王寧長老的那一記神魂戰錘的轟落的餘威,紛紛吐血倒地,之前那些對秦玄出手卻反被打得重傷倒地的大派弟子此刻更是悽慘無比,咳血不止。

    隨着雲霞殿的倒塌,眾人根本就沒有餘力逃離,盡數被無盡的大殿廢墟淹沒,甚至就連秦玄也是活灰頭土臉,為了抵禦王寧長老那無差別的攻擊,他幾乎是耗盡了所有的五色靈力,如今維持飛行都變得十分之勉強,搖搖欲墜。

    另一邊,立於高空的王寧長老在確定秦玄的安全之後,神情無比凝重,雖然他未曾與那神秘殘魂交鋒,甚至僅僅是他的出現就逼迫那神秘殘魂直接退去,但是王寧長老知曉那都是因為此刻那神秘殘魂剛剛脫困,無比虛弱而已。

    那神秘殘魂全盛時期比之他還要強,這是王寧長老的第一判斷,如今梁子已經接下,若是有可能的話,直接將其扼殺是最好的結果。

    因此王寧長老身形一閃,已然消失,循着那一絲若有如無的氣機牽引而去。

    良久,雲霞殿的廢墟之上,所有的塵埃落地,在大量雲霞宗弟子的救援下,數百渾身塵土,灰頭土臉的人影沖中爬了出來,絲毫沒有什麼大派弟子的氣度,一個個比之乞丐的不如。

    此刻秦玄體內的五色靈力在吞服了三顆青玄聚靈丹之後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在吞服之時可是令秦玄有些肉痛,要知道那青玄聚靈丹他也就僅有一瓶十顆罷了。

    如今在外,他必需保證自身的狀態足以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

    立於虛空,秦玄下方在峰越指揮下一個個被挖出來的那幾位雲霞宗弟子與長老,神情依然是那般的冷峻,冷冷說道「如今雲康已死,一切也交待了,你們可還有什麼要說的?「

    本來還因為死裏逃生而無比欣喜的那幾位弟子與長老聽到這話,齊齊打了一個寒顫,秦玄的話就猶如地獄之中的索命鬼語。

    有弟子發生一聲驚恐的嘶吼,動用其僅剩的一絲靈力,奪路而逃,秦玄眼中殺意浮現,並指成劍,一道庚金劍氣划過天際,那位弟子直接人頭落地。

    這般殺伐果斷也是絕了那幾位弟子與長老心中最後的希望,此刻一個個癱坐在地,心中絕望,身周散發着絲絲死氣,精氣神已然全散。

    峰越看着傲立虛空的秦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當話到嘴邊的時候,又被他直接咽了回去,畢竟他們也僅僅是萍水相逢,更何況秦玄剛剛還救了他一命,他若是此刻出口求情,那就有些得寸進尺,不知好歹了。

    隨後,秦玄手中一卷卷宗出現,其中記錄着的那些弟子的最終罪責。

    皆為死罪!

    合上卷宗,秦玄眼中有着殺意在浮現,冷冷說道「雲霞宗諸位長老盡數參與其中,皆為死罪,可有異議?」秦玄直接動用六字真言,震

相關:煙雲劍雨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絕世神醫:邪皇狠狠寵 過客:曾幾何時 三千世界遇到你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