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仙俠小說 > 修仙靠舔盒 > 第兩百五十二章:神秘聖教 【新書求訂閱】

    第兩百五十二章:神秘聖教【新書求訂閱】

    聽到徐浮這話,秦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神情變化,不急不慢頗為悠哉地端起手中的茶盞,微微喝上一口。

    甚至他還饒有興趣地看着徐浮,嘴角掛着一絲頗有深意的笑意。

    劍天弋眼中有着一絲冷芒地看着秦玄,淡淡地說道:「秦兄你就不怕我突然出手?」說話間,其周身的氣勢更盛,已然達到了金丹境後期。

    徐浮感受着這股比之他父親還要強盛的氣息,無比暢快地大笑起來,似乎已經看到秦玄被擊殺的場景。

    秦玄卻是絲毫不受那可怖氣息的影響,露出一副有些浮誇的不解神情,攤了攤手,笑着問道:「東西又不在我手中,劍兄殺了我又有何用?」

    聽到這話,徐浮的腦子當機了,這是什麼邏輯?劍天弋卻是點點頭,表示贊同。

    可是就在此刻,劍天弋的氣勢再一次暴漲,已然達到了金丹圓滿境,可是秦玄依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劍天弋沒有繼續下去,他已經斷定秦玄身上有着神秘的寶物在庇護着他,為秦玄抵禦他的氣勢壓迫。

    隨即劍天弋看向了徐浮,眼中有着濃郁的厭惡之色,語氣冷漠地問道:「說吧,那東西在哪裏?」

    此刻就算是徐浮再傻也明白自己已經露餡,讓劍天弋知曉那件東西在他們手中。

    可是這是他最後的保命籌碼,他絕對是不會說出來的,說出來後他就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必死無疑。

    於是徐浮索性緊閉雙眼,擺出一副打死也不說的模樣。

    看到這樣的情況,秦玄緩緩起身,直接就是又是一腳踏在徐浮的臉上,捧起手中的茶盞,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小酌一口。

    這一腳的力道可是不清,徐浮直接慘叫出聲,一雙充斥着無邊仇恨的雙眼死死盯着秦玄說道:「哼,你就死了這條心吧,無論你怎麼折磨我都是不會說的。」

    說這話之時,徐浮神情那是無比的堅定,斬釘截鐵。

    秦玄卻是不以為然地微微一笑,猶如是在看白痴一般地看着徐浮,又是一腳踩下,直接將徐浮的臉埋進了地板之中。

    「說你是蠢貨都是抬舉你了,你憑什麼認為你還有價值?」

    說完秦玄施施然的回到了座位,靜靜地等待了起來,既然這位少城主已經在這裏了,秦玄決定索性就準備和徐林城主好好算一算賬,畢竟不是誰都可以利用他的。

    秦玄的話很快就點醒了劍天弋,他與徐浮一樣陷入了一個思維誤區,那就是他如今的實力根本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如今確定了那件東西就在徐林城主手中。

    那他又何必在此與徐浮這樣的廢物浪費時間,直接找到徐林城主討要那件東西就行,想必那位徐林城主應該會很實務地將東西交出來,畢竟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劍天弋準備離去尋找徐林城主之時,秦玄叫住了他。

    「劍兄,莫急,自己金丹境的手下死在這裏,想必那位徐林城主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我們不妨坐下等待即可。」

    說完,秦玄再一次給劍天弋倒上一杯茶,劍天弋這時不免有些尷尬,不過很快他就沉浸在碧玉春的茶香之中了。

    「劍兄,我猜你應該是第一次出來歷練吧?」此時只有品茶等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事情要辦,因此秦玄閒的也是閒的,於是便與劍天弋閒聊了起來。

    感受着秦玄那略微有些促狹的眼神,劍天弋心中也是知曉不知該如何掩飾下去,也是乾脆直接點點頭,回應了秦玄的猜測。

    畢竟他初來乍到,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經驗,唯一的那一丁點少得可憐的經驗也僅僅還是他的師尊教導的,可是沒有經歷過的他根本就無法理解。

    其實徐林城主之所以

相關:重生上門女婿 都市上門女婿 變異起源 薄先生你老婆又作妖了 催更大魔王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