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屋 > 仙俠小說 > 修仙靠舔盒 > 第七十九章:雲霞宗腦疾大師姐?【新書求收藏】

    「長老,今日那小子如此囂張,我們就忍下這口氣了?」

    站在金葫道人身後的年輕弟子滿臉不服道。

    「是啊長老,雖然弟子沒去,但聽師兄說了幾句,弟子忍不了啊。」

    另一人也跟着開口,然而金葫道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一直保持沉默。

    足足一炷香後,金葫道人深吸了一口氣,而後轉過身來,看着這二人道:「區區一個秦玄算什麼東西?你們真是愚蠢,這次來大羅聖地別有目的,你們身為內門弟子,但目光如此短淺,整日想着就是一些爭鬥,簡直是榆木腦袋。」

    金葫道人陰沉着臉說道,他聲音很小,如此激動的話,卻壓低聲音說,所以顯得有一些猙獰。

    「別有目的?還請長老直言。」兩人半跪在地上,不明白金葫道人這是什麼意思?

    火柱搖搖晃晃,照耀在金葫道人一張老臉上顯得十分猙獰,他掃了二人一眼,而後緩緩開口道:「大羅劍典即將在前,金陽聖地一直與大羅聖地關係不佳,這次我們過來,是要挑起一些禍端,這些年大羅聖地行事自傲,引不少其他聖地弟子不爽,各大聖地互相看不爽互相,再加上大羅劍典在前,你們二人聯繫一些好友,然後主動去找大羅聖地弟子麻煩。」

    「惹出事端出來以後,大羅聖地無論如何都會偏袒我等外來客人,所以這樣一來,寒了大羅聖地弟子之心,到時候大羅聖地高層會因此而爭論,有人主外有人主內,引起一系列反應,那麼一個好好的大羅劍典,可能就會錯漏百出,而後在正式的試劍上,我們再狠狠擊敗大羅聖地弟子,那麼這次大羅劍典,足可以讓大羅聖地顏面盡失,這就是我們這次來大羅劍典的目的。」

    金葫道人語氣冰冷。

    半跪在地上的兩名弟子不由咂舌,他們本以為過來就是玩玩的,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

    「可......僅僅只是找大羅弟子麻煩,就能惹出這麼大的麻煩嗎?」

    左邊弟子不禁問道,他不明白,找大羅弟子麻煩,會惹出這樣的麻煩?這不太可能吧?

    「哼,大羅劍典,這是五百年一次的喜慶節日,天下名門都要來參加,所以大羅聖地極其在乎臉面,如果你們找人主動去挑釁大羅弟子,年輕一輩,自然有些不服,而後你們再暗中推動,火上澆油,一瞬間大羅聖地必會懲罰這些弟子,畢竟我們來者是客,如此一來,那些弟子,明明有理,卻挨了一頓罰,是不是心懷怨氣?」

    金葫道人一字一句道。

    「是。」

    「一旦他們心懷怨氣,那麼你們繼續挑撥,火上澆油,事情就會越來越麻煩,到最後大羅聖地一度偏袒客人,也會引起大羅弟子埋怨,到時候高層必會為此事爭的面紅耳赤,要知道大羅聖地可是有幾位脾氣極其火爆的長老,如果他們真的忍不住,出手收拾了這些客人,你說事情會不會鬧起來?」

    「堂堂大羅聖地,五百年一次的大羅劍典,居然毆打客人?不管怎麼說,都會被世人唾罵,到時候大羅聖地面上無光,再加上最後試劍,真傳、核心、內門三大試劍,內門我金陽聖地勝券在握,核心試劍有太一聖地的弟子前來,至於真傳,我是聽聞大羅聖地邀請了混沌聖地修士前來。」

    「如若內門敗!核心敗!最後真傳也敗!三大試劍皆敗,大羅聖地必能成為天下人的笑話,殺人誅心,你覺得會不會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金葫道人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跪在地上的兩名弟子瞬間明悟了,而且露出一種極其崇拜地目光看向金葫道人,眼中儘是欽佩之色。

    「不過,至於先找誰下手啊?」

    對方依舊有一些好奇。

    而下一刻,旁邊的弟子開口道:「那自然是那個秦玄啊。」

    只是很快,金

相關:率土之濱1南境的海戰 逆天絕仙 重生大明之秦王 我的英雄學院之自然德魯伊 摘下一朵小青梅 
語言選擇